成都植物標本畫(huà)創(chuàng )作者再現另一種“生命之美”(1/7)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年06月18日 來(lái)源:中國新聞網(wǎng) 編輯:曹惠君
分享到:
友情提示:支持 ← → 鍵翻閱圖片
植物標本畫(huà)創(chuàng )作者葉樺是成都市一所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校的教師,憑借業(yè)余時(shí)創(chuàng )作的植物標本畫(huà),意外出圈。2018年,葉樺開(kāi)始撿拾一些干花、干枝、干葉等不為人在意的植物,進(jìn)行植物標本畫(huà)的創(chuàng )作,使之再現另一種“生命之美”。王磊 攝
植物標本畫(huà)創(chuàng )作者葉樺是成都市一所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校的教師,憑借業(yè)余時(shí)創(chuàng )作的植物標本畫(huà),意外出圈。2018年,葉樺開(kāi)始撿拾一些干花、干枝、干葉等不為人在意的植物,進(jìn)行植物標本畫(huà)的創(chuàng )作,使之再現另一種“生命之美”。王磊 攝
植物標本畫(huà)創(chuàng )作者葉樺是成都市一所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校的教師,憑借業(yè)余時(shí)創(chuàng )作的植物標本畫(huà),意外出圈。2018年,葉樺開(kāi)始撿拾一些干花、干枝、干葉等不為人在意的植物,進(jìn)行植物標本畫(huà)的創(chuàng )作,使之再現另一種“生命之美”。王磊 攝
植物標本畫(huà)創(chuàng )作者葉樺是成都市一所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校的教師,憑借業(yè)余時(shí)創(chuàng )作的植物標本畫(huà),意外出圈。2018年,葉樺開(kāi)始撿拾一些干花、干枝、干葉等不為人在意的植物,進(jìn)行植物標本畫(huà)的創(chuàng )作,使之再現另一種“生命之美”。王磊 攝
植物標本畫(huà)創(chuàng )作者葉樺是成都市一所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校的教師,憑借業(yè)余時(shí)創(chuàng )作的植物標本畫(huà),意外出圈。2018年,葉樺開(kāi)始撿拾一些干花、干枝、干葉等不為人在意的植物,進(jìn)行植物標本畫(huà)的創(chuàng )作,使之再現另一種“生命之美”。王磊 攝
植物標本畫(huà)創(chuàng )作者葉樺是成都市一所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校的教師,憑借業(yè)余時(shí)創(chuàng )作的植物標本畫(huà),意外出圈。2018年,葉樺開(kāi)始撿拾一些干花、干枝、干葉等不為人在意的植物,進(jìn)行植物標本畫(huà)的創(chuàng )作,使之再現另一種“生命之美”。王磊 攝
植物標本畫(huà)創(chuàng )作者葉樺是成都市一所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校的教師,憑借業(yè)余時(shí)創(chuàng )作的植物標本畫(huà),意外出圈。2018年,葉樺開(kāi)始撿拾一些干花、干枝、干葉等不為人在意的植物,進(jìn)行植物標本畫(huà)的創(chuàng )作,使之再現另一種“生命之美”。王磊 攝